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威尼斯人手机登陆网址
因上课玩手机我被吓到下巴脱臼,进医院遭遇连环社死
发布时间:2021-01-06

本文来自豆瓣“社会性死亡小组”丨
由豆瓣用户@安喜延授权发布丨
感谢作者为豆瓣提供优质原创内容丨
那段屈辱而生无可恋的记忆一下涌进我的脑海,我的抓马经历简直可以媲美小时代。
社死发生时我只是个花季少女。
希望我的朋友们都不玩豆瓣
七年前,也是这样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
终于换到最后几排的我由于物理成绩一向很差,抱着破罐子破摔的想法在物理课上玩起了手游版的三国杀。
单押,skr
物理老师很温柔,讲课也很专注,所以我就完全没有顾虑敞开了玩,我还记得我是八人局的反/贼吕蒙,克己到一手杀并且五谷丰登分到了一张诸葛连弩,马上就到我的回合,而场上只倒了一个忠臣,我每分每秒都在心里催促上家赶快结束回合。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这将成为我社死经历——在高中全年级口口相传的萨拉热窝事件。
因为下一秒我听到了美丽温柔的物理老师提高音调声情并茂地喊出了我的名字。
不明就里的我以为是玩手机被发现了,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幕是我猛地一抬头对上了物理老师错愕的双眼。
根据后来我的好基友手舞足蹈地复盘当天的经历:我突然一抬头然后栽到了地上。
我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自己在滚来滚去,还被一群人抬上了一个高台。
一睁眼发现所有同学都居高临下地看着我,我躺在了班上十多张椅子拼起来的“床”上。
我惊恐地发现我只能发出“啊——”“啊啊——”这样的声音,有同学还在大喊“快拿纸来”,偏头一看,一只善良的手拿着很多餐巾纸按在我的嘴边。
嗯,已经被流出来的口水湿透了。
下巴也合不上了。
物理老师本来在外面打电话,听到有同学说我睁眼了,电话都没挂就拿着手机跑过来对我说“不要怕,救护车马上就到”。
当然,我因为心虚加惊恐过度又晕了
在一片朦胧中,我听见了救护车的声音,感觉到自己被抬上了担架(在此感谢医生的专业,一路抬着我下四楼也没觉得颠);
外面好像下雨了,冷冷的冰雨拍在了我的身上;
费力睁开眼,医生问谁要陪着去,我玩得好的几个男生都争先恐后(bushi)地要陪我去医院。
当然他们也可能只是为了翘课,最后一个最壮的男生为了节约时间一跃而上帮医生关上了门,救护车把我拉去了最近的医院。
以为这就结束了?
不,我的奇妙历险到现在才正式拉开序幕。
到医院的时候我彻底清醒了,我那年过百半慈祥的班主任亲自在外面给我撑伞,他面前还停着一辆他亲自推过来的轮椅……
一辆轮椅……
辆轮椅……
轮椅……
椅……
我朋友像扶着已经当上太后的甄嬛一样把我扶下救护车,看到轮椅的一瞬间我想说我是摔到了脸,所以下巴脱臼还可以走路(世贤:你应该是屁股疼.jpg),但是当时我不想太丢脸就一直扶着脸,因为下巴闭不上也只能发出“啊啊啊”的声音。
我那教数学的班主任看了我的动作,立即逻辑满分地推理出我一定是又要流口水了,当机立断地指挥陪我来的男同学去找纸。
我朋友不由分说把我拖到轮椅前面把我按进轮椅,又抽了好多纸让我放在嘴边,就推着我跟在班主任后面往诊室跑。
更社死的来了,因为我们都是第一次去那个医院,班主任又担心着急,直接推开了一个沉重的门,我朋友也跟在后面把我推了进去。
那是个…抢救室…(不是手术室,但不记得是不是这个名字了,如有错误请指出,里面有好多种高级的精密仪器)。
没有在看护病人的医生都看向了我们,一瞬间特别安静,只听得见仪器的滴滴声,
只恨当时为什么我没有再晕过去。
好死不死地我朋友低头一看发现纸又要湿透了,又扯了几张给我,我当时只想赶紧一头撞死就拒绝了。
我朋友一下急了,“快拿着啊你口水又要掉下来了”,声音不大,但整个抢救室清醒着的医生和病人都听到了。
离我最近的医生眼睛弯起了一个弧度。
不记得后来是怎么在热心群众地指引下找到了诊室,因为人可能会选择性忘记自己最痛苦的经历吧,医生听了我班主任讲述情况之后强忍着笑意戴好橡胶手套让我把纸拿开,手伸进我嘴里给我检查,大概摸了一分多钟才笑着说是下巴脱臼,接上去就好了
我瞪大了双眼,因为我看科普说脱臼再接回去很痛,口水又不争气地从嘴角流下。
医生赶紧让递纸,你明明在笑我都没有停过!

接下巴的过程很快,下一秒我就能颤抖着流眼泪跟已经赶过来的我爸说好饿。


事情当然没这么简单就结束,我第二天回班后听说好多女生被吓哭了,因为我又踢又蹬地踹倒了周围的桌子和椅子,中间夹杂着撕心裂肺的鬼吼鬼叫(现在想想可能是下巴脱臼无意识地想合回去但没办法的无能狂怒),幸亏我的好同桌收好了我的手机T T
我只能像个渣男一样挨个挨个地向他们解释我真的不是有遗传病,是因为被吓到了才晕倒的。
物理老师也单独找我谈话,我还以为她要怪我上课玩手机,我已经打好几万字腹稿准备认错,结果她关心了我的状况之后问是不是因为表扬我物理作业完成得很认真,她的方式不对所以吓到我了。
表扬我作业完成得很好?
哦我温柔善良的物理老师原来事后都不知道我当时是在玩手机,我对不起她。
这件事波及到了全年级,各个老师办公室都传遍了,可能他们都在讨论对待某科的差生到底该不该鼓励式教育、以及鼓励的度到底在哪
后来高二文理分班,新认识的同学知道我就是那个下巴脱臼的憨憨之后都露出了会心友(chao)善(feng)的微笑。
同年级别的班的同学也都知道,不幸中的万幸是大部分不知道我的名字(笑不出来)。
我甚至怀疑我当时喜欢的别班男生是因为怕我有什么遗传病所以不接受我的表白,明明我们关系还挺好的(╥﹏╥)。
很感谢那个陪我上救护车的朋友,高中三年请他吃了很多次饭,感谢当时一直关心我的同学们、不嫌弃我接我口水的同学后来也都成了很好的朋友。
感谢我的老师们,他们很关心我对我很好。
还在读书的朋友们一定不要上课玩手机!
以至于后来我再也没有选过吕蒙,很多同学有时候都还会问我下巴还好吗。
我说挺好的,好就好在我现在都不敢张大嘴打哈欠。
答应我,让往事随风plz。
编辑到这我的下巴又开始酸了
豆友评论
@
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笑哦 lz记游戏内容记得太清楚了吧哈哈哈哈哈
@lin…
我一个同学更社死,一个漂亮姑娘非要逞强说自己嘴巴可以塞进拳头。结果下巴脱臼了

@失去梦想的鸡腿
所以你为什么晕了呢?体位性低血压?
楼主回复:
被吓了一跳,以为是玩手机被发现了

@梦野久作 天啊,看到最后才发现楼主是个女生 感觉更社死了呢。

< END >
今天上班给公交车司机拜了个早年还被医生嘲笑
我们公司遭遇的社会性死亡
演唱会被男生要微信,结果他跟我说让开一点
在海底捞门口被鼓掌夹道欢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