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威尼斯人手机登陆网址
印度真能戒掉中国手机吗?
发布时间:2021-01-13

本文经授权转自AI财经社(ID:aicjnews)

作者 |《财经天下》周刊 麻策

编辑 |张泽


印度大规模封禁中国App导致的紧张情绪,开始蔓延至中国手机产业链。不过,中国手机品牌在这片大陆上极具魅力,已达到八成市占率。因此,目前还看不到可替代产品。另一方面,转移到印度的手机产业链,以末端组装环节为主,它们与中国供应链形成一种嵌合性关系,经济空间早已高度穿透国界。抵制救不了印度制造。


工厂停工,印度工人没了工作


印度大规模封禁中国App导致的紧张情绪,开始蔓延至中国手机产业链。
位于深圳的一家国产出海手机厂商创始人说,他已经听说了印度海关对中国产品,包括电子配件采取消极清关策略。这已经影响到在印度建厂企业的正常生产。
目前,印度对中国进口的产品无一例外都开展实物检查,而以前只是抽查,额外的审查打破了原材料和零部件的供应节奏,甚至也扰乱了iPhone在印度的组装。由于中国零部件的延迟,富士康在印度的两家工厂目前已经停工,这些工厂包含了数百名员工。
这对印度当地工人而言无疑也是雪上加霜。
实际上,短短半年手机工厂已经受到了接二连三的打击。疫情之中,印度每天都有上万新增病例。一家在印度设有合资工厂的国内某电池企业的区域总经理说,从3月底到5月中旬,中国设在印度的工厂都经历了停产,导致大量印度工人没了工作。

图/视觉中国


在印度北部的诺伊达(Noida)工业园区,类似中国的东莞工业园。这里遍布着手机、家电工厂。前些日子,小米、OPPO、vivo等的工厂全部停产。5月11日开始,印度政府允许复工,但也只允许恢复1/3的产能。

疫情影响还未结束,新的冲突又起。上周,一群抗议者聚集在OPPO新德里一家工厂外,所幸工厂未遭受破坏。
而为了避免店面遭受“打击”,在印度市场占比已在30%的小米,早早就将其在印度门店的招牌用“印度制造”的标语遮挡起来,同时声称小米印度从高管到厂工,几乎都是清一色的印度人。
Counterpoint的一名分析师表示,所有在印度有业务的中国智能手机品牌,最近都在大力宣扬其产品是“印度制造”的概念。
与小米在印度厮杀激烈的OPPO,为了避免社交媒体上可能出现的骚动,在上月一度延后了原定的旗舰手机印度直播发布会。
一名国产手机大厂高管忧心忡忡的,“很糟糕”。他判断,对销量有影响,很可能会给一直在印度被中国国产手机压制的三星带来机会。
另一位企业人士,他得到了印度籍合作伙伴的安慰,对方告诉他虽然在印度本土确实存在抵制情绪,但目前还不会给他们双方的合作造成不利影响。不过,他仍然心存不安,怕形势急转直下,阻断了生意。

中国手机在印度可圈可点

实际上,对于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来说,印度是一个极为重要的市场。
中国手机企业大规模在印度试水,可以追溯到2014年。当时国内市场饱和,增长率下滑,而印度有着极大的想象空间。至今,短短五六年间,印度已成为全球手机产业迁徙过程中的最大获利者,也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智能手机市场。
2019年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525亿部,超越美国成为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智能手机市场。印度通信与电子协会会长Pankaj Mohindroo表示,印度市场仍以中低端智能机为主,销售价格大约在90美元上下。
中国国产手机品牌在这片大陆上极具魅力,这里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手机品牌的天下。2019年,国产手机在印度已经占据了60%以上的份额,今年第一季度这一比例更是超过了80%。
根据公开报告,2019年印度智能手机出货量排名前5名中,有4个是国产手机品牌,分别是小米、vivo、OPPO、realme,出货量分别为4360万部、2380万部、1630万部、1620万部。国际大厂只有三星以3100万部,暂居第二名。苹果则因定价太高,在印度遭遇了“水土不服”。另一国产品牌一加手机,则在同年占据了印度高端手机市场的三分之一。


图/视觉中国


小米是目前为止印度市场的最大赢家。据摩根士丹利的数据,过去几个季度,小米有15%-20%的收入和5%-7%的利润来自印度。
2014年莫迪上任后,发起了用关税政策推动的“印度制造”。他希望将印度打造成一个足以与中国抗衡的世界工厂。莫迪政府在2015年面向手机业出台了“阶段制造业促进项目”,试图对手机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加征循序渐进的关税,来促进在印度形成本土手机产业链。2018年初,莫迪更是在一个月之内两次提高进口关税。
这些关税政策,逼迫如小米、OV等国产手机厂商及配套供应链企业赴印投资建厂。上述国产电池企业正是当时才决定奔赴印度,开设合资工厂。目前,印度手机产业链生产厂商已超过2900家。
坐落于首都新德里东南方的诺伊达工业园,已经成为了印度新兴科技的产业基地。诺伊达工业园目前拥有的手机产业链厂商之多已经超乎想象,不乏国产知名的小米、OV,还有三星这些国际大厂,以及围绕这些手机大厂的上游供应链。

图/视觉中国


众多厂商的投资力度,显示出它们对于印度市场的重视。小米出手阔绰,统计显示,2019年前三个月其就在印度进行了超过34.3亿元人民币的投资。OPPO和vivo也不示弱,OPPO进军印度建厂第一笔就投入了22亿元人民币,vivo则在2018年在印度追加投资建设新厂,一口气投入了近40亿元。
而手机企业在印度的员工、店面也多得让人难以想象。截至2019年底,vivo进入印度5年,团队从5人发展到了近万人,门店也发展到了7万多家。有去印度考察的人士称,看到机场、商场、街道上全都是OPPO、vivo的广告牌,两步一个,一眼看去整条街都是,简直是复制了蓝绿大厂在中国城市争夺的景象。
但是,如今来自印度单方面的紧张情势,不得不让准备赴印设厂、已经在印设厂的中国企业重新评估印度投资的前景和风险。国产户外手机品牌AGM手机创始人余陈志表示,他们已于2019年底就停止了印度的业务。

印度更需要中国供应链
“如果矛盾继续扩大,导致的只能是两败俱伤。”前述国产电池企业人士说道。
事实上,所有在印度本土进行生产的手机企业,无论是中国品牌、还是苹果iPhone,都脱离不了中国供应链。仅电池这一个部件,上述行业人士就从未听说过印度拥有自主的封装厂,几乎完全依赖外来的投资和技术。而在赴印建厂前,该电池厂对印度的供应,一直都是在中国封装完成后再成品出口。
印度市场对手机企业来说无疑是尚未开采完全的金矿。但一位国产手机业内人士说:“如果不是关税壁垒,中国企业并不愿意在印度生产。”无论是成本还是效率考量,赴印建厂都不是最优选择。然而为了庞大的市场争夺,不得不做出让步。
在承接中国产业链转移的问题上,印度和另外一个与其构成资源竞争的越南类似,它们都拥有比中国更低廉的劳动力,工人的薪水在1500元左右,仅大约相当于中国工人的四分之一。但在基础设施、配套完善度、工人素质以及效率方面,远远落后于中国。


图/视觉中国


一位前富士康高管此前表示,富士康在印度设厂可以追溯到功能机时代,但至今富士康在印度的两座工厂,规模均不可与在中国的工厂相提并论。“两三年前甚至一度产生过关掉印度工厂的想法。”
事实上,目前中国手机产业链的转移,搬出去的更多是生产流程中的特定工序,以末端组装环节为主,再与中国供应链形成一种嵌合性关系。印度通信与电子协会会长莫辛德鲁表示,印度手机产业现在仍处于初级组装阶段,“印度在承接中国的手机产业转移,但印度的生产制造暂时并不会对中国原有的手机产业造成冲击。
另一份报告也反映了这一点。据Bernstein的数据,虽然很多中国品牌已在印度组装产品,但只有不足10%的增加值来自印度。总而言之,印度想要脱离中国,构建像中国这样成熟完善的手机产业链还任重道远。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各国之间在生产环节上已经逐步形成了相互需求、相互嵌合的状态。国际贸易从90年代70%是成品贸易,到2018年变成70%是中间品贸易,足以说明跨国供应链合作变得更为密切。
同样,印度的崛起,除了自身的努力,部分也得益于中国制造业全球化给其带来的巨大机遇。一位对印度市场有长期观察的人士称,印度其实是借力中国企业,用更低的成本完善自己的工业体系。
中印在工业上本应保持合作关系。多位受访人士表示:“相比于中国需要印度的市场,可能印度更需要中国。”
诺伊达如今已经成为全球手机制造的聚集地之一。经过多年经营,中国国产手机大厂早已与印度市场深深绑定,变成无法分割的一部分。有数据显示,印度设备制造领域供养着10万劳动力,印度工人需要中国品牌提供的就业机会,而中国品牌也需要印度这个潜力巨大的消费市场来拉升业务增长。
但印度的产业政策一向不稳定。今年4月,印度修订了FDI(外国直接投资)政策,为中国资本进入印度增加了难度。多位业内人士称,这一变化导致一些中国企业对印度投资计划的搁置或放缓,也将切实影响印度人民的智能生活。
值得玩味的是,上月某中国品牌在印度发布新机,依然在几分钟之内被抢购一空。多数人还是抱着印度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实诚”的看法。
而且,印度的阶层概念很明显,穷人占比极大。公开资料显示,印度1%最富有的人口所拥有的财富,是最贫穷的70%人口的4倍还多,贫穷人口达到了9.53亿。
“中国性价比极高的产品正好能满足这一部分人群。”一位手机分析师说,“目前也看不到有可替代产品,他们没有更多选择。”
*《财经天下》周刊作者周路平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中除标明来源的图片,其余均来自网络公开渠道,不能识别其来源,如有版权争议,请联系公号方。
总监制:王建军
监制:程瑛

责任编辑:陈荣

长按指纹自动识别二维码即刻关注